冰川思享号|营养餐这块“唐僧肉”,真在孩子们的餐桌上出现过吗

为了发“鸡蛋钱”膨胀起来的系统,把鸡蛋吃掉了。所以,“鸡蛋钱”永远不够。越给钱,钱就越不够。

撰文丨关不羽

农村孩子的营养餐补贴也搞出了猫腻,让很多人的心理破防了。

家里老人的反应最大,唉声叹气,反复念叨“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连孩子碗里的鸡蛋也敢动”,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这也难怪。老人家对饥饿的恐惧深入骨髓,更看不得孩子们受苦。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EMO的老人,憋了半天,才说了句:“您也别生气了。也许,本来就没鸡蛋,只有鸡蛋钱。”**

老人惊诧地顿了顿才反应过来,长叹一声……

对那些农村孩子而言,如果未曾拥有,失去的痛苦也会少几分吧。

CDT 档案卡
标题:营养餐这块“唐僧肉”,真在孩子们的餐桌上出现过吗
作者:关不羽
发表日期:2024.7.3
来源: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
主题归类:免费午餐计划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01

这次国务院公布的审计报告曝光后,舆论焦点集中在资金挪用去还地方债了。

其实,这份珍贵的报告披露的信息,远不止营养餐补贴这块“唐僧肉”被偷了这么简单。

审计了2021年至2023年8月的专项资金使用情况,将近3年的时间可不短。审计了13省159县,范围非常广。暴露出来的问题非常严重,著名评论员赵志疆在视频节目中总结道:

超过三分之一的县挪用资金还债,四分之一的县通过以次充好的方式从孩子的牙缝里扣钱,六分之一的县在招投标的过程中做手脚。

仅66县挪用的资金规模就高达19.1亿元,肉蛋奶能堆成一座小山。诚如赵老师所言,这真称得上是“大面积的溃烂”。

▲《国务院关于202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节选(图/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官网)

这让我感到很疑惑。这样“大面积的溃烂”至少持续了将近3年,涉及多省,此前竟没有一点动静?

农村孩子的营养餐补贴不同于常人很难接触到的工程支出,“鸡蛋钱”买来的鸡蛋每天都要摆在孩子餐桌上的。

营养餐补贴每日人均也就四五块钱,真的就是几个鸡蛋的钱。今天少一个,明天少一个,是很容易察觉的。农村的孩子们是穷,又不是傻,伙食变差了,难道没感觉吗?老师们也没发现吗?各家新闻媒体就没有得到一点线索吗?

食堂从来都是是非之地,2023年的“鼠头鸭脖事件”,闹出多大动静、上了多少回热搜,记忆犹新。可是,历时近3年大面积的农村营养餐补贴问题,竟成了“屋子里的大象”,安静得让人心疼。

能想到的解释只有两种:

一是集体性的视而不见。出问题的几十个县,上上下下的千百万人都对“唐僧肉”被偷,都选择了沉默。但这种可能性很小,我们的社会还有面对歹徒挺身而出的英雄,不至于堕落到这个程度。

二是这“唐僧肉”本来就没有摆上孩子的餐桌,“鸡蛋钱”本来就没买多少鸡蛋。所以,缩水也没人察觉。

从审计结果看,后一种可能性更大。四分之一的县以次充好,“唐僧肉”被掉包了。六分之一的县在招投标过程中做了手脚,显然不是为了买更多的鸡蛋。

这些“小动作”真是从2021年才开始的吗?存疑。

微博认证的原创视频博主连芳菲6月30日在“多地挪用农村营养餐补助”的话题下发了一条信息。她回忆道,做贵州青基会下属的“午餐计划”品牌顾问的时候,就了解过其中问题——“一个学校买一只鸡给100多个孩子做午饭”,“网友很难想象,这么多孩子中午的荤菜就是一只鸡!”

连芳菲没有说具体是哪一年,是否在此次审计的时间段内,也无从得知。

或许有的农村孩子从进校到毕业,就没见过“唐僧肉”摆上过餐桌。自然也就不会生出“鸡蛋去哪儿了”的疑问。

02

“鸡蛋去哪儿了”,理论上是不应该发生的。

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不是新近开始的项目,而是2011年就启动的长期项目。十多年运行下来,相关机制、规章制度应该很完善了。纸面上看,也的确如此。

各级政府为这个项目发布的文件、规定很多,在网上很容易查到。这些文件的篇幅都很长,规定也都很细致。

比如贵州省2021年发布的《省教育厅 省财政厅 省卫生健康委 省市场监管局 省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提质行动的通知》,从食堂工勤人员的社保到食物多样化的具体安排,细节满满。

在监督机制上,专门要求“学校邀请教师代表、社会有识之士和家长代表等参加组建学生膳食监督委员”,“完善和落实公开公示制度”。

如果这些规定都得到了落实,那么贵州各县在这次审计中是不应该出问题的。那么,其他省份也不应该出问题,因为各省都有类似的规定。各地对营养餐补贴的规定细节或有差异,但大方向是一致的。

可是,这次的审计结果的如此不堪,和文件上的制度完善、管理严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显然,规定并没有落到实处。这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压实”“夯实”“切实”“实干”“实在”……数十年公文写作,“落实”二字可以有几十种、上百种表达方式。可以说,我们的行政体系中充满了“落实焦虑”。

因为有太多问题要落实,所以很难一一落实。地方政府管得太宽,事责太重。桩桩件件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重中之重”,动不动就是一票否决。

而且,哪一件都不好办。就以农村学生营养餐为例,一个县的小学初中少则几十个,多则上百。按照文件规定,管人管钱管东西,都是一大摊事。业务流程规定得也很细,从菜谱设计到食品安全,从食堂运营到监督管理,哪一件都要主管部门、校长们亲力亲为。

事多“婆婆”就多,贵州的“提质行动”是五大厅局级“联名”发文,就是五个“婆婆”。下面的每天应付一个,刚好轮一周。这么大摊事只是地方政府任务单上的众多“唐僧”之一……

“唐僧”太多,“孙悟空”不够用了。“孙悟空”不够用,妖魔鬼怪就冒出来了。本该保着唐僧西行的“取经小组”,自己就成了吃唐僧肉的妖怪——想管都管不过来,写在文件上的监督管理制度就成了摆设。

内部人最清楚怎么“卡BUG”——不要考验人性,人性从来都经不起考验。借机敛财的“聪明人”一定会出现了。于是又要打补丁、堵漏洞,发更多的文件、找更多的“婆婆”。几轮循环下来,机构臃肿、人员膨胀,系统性崩溃很难避免。

“唐僧肉”见者有份,除了孩子。大面积的溃烂无法避免,因为管得太宽、事责过重的基础行政负担,早就超出了系统可以承受的范围。一小时只能做50道题的学生,面对一张200道题的考卷,你能指望他能考多好呢?

管的事务太多了,根本管不过来,“落实”也就成了写在文件里的镜花水月。这才是地方治理的死穴。

03

任务单上一大堆“重中之重”、“一票否决”的“唐僧”,分不清主次,也难分主次。

营养餐补贴重要吗?道义责任重大,当然很重要。那化债任务重不重要?保交房重不重要?十几二十套班子的吃喝拉撒重不重要?都很重要,都是红线。

一大堆文件,却没有给出一个清晰的任务排序。可是,实际操作一定要分个轻重缓急。当然是按照地方政府自身的需求来分。

摆在第一位的当然是财政的吃饭问题,饭都吃不上了,还能指望谁干活呢?

挪用营养餐补贴还债,不还就借不到新债,借不到新债就吃不上饭。克扣孩子们的“鸡蛋钱”给干部发福利,不发福利就没工作积极性,这还是吃饭问题。吃不上饭,就干不了活,这对地方政府而言是最现实、最急迫的需求。

苦一苦孩子,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默契选择。

这就成了一个悖论。为了发“鸡蛋钱”膨胀起来的系统,把鸡蛋吃掉了。所以,“鸡蛋钱”永远不够。越给钱,钱就越不够。

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有中央转移支付的专项资金,各级政府财政还得层层配套运营资金。否则这钱花不出去,更花不明白。

纳入这一计划的县,能有多富裕?配套的钱还得找出处。这不就是越给钱就越不够吗?比如贵州搞的营养餐改善计划就是“5+X”模式,“即在政府提供的每生每天5元膳食补助为主的基础上,家庭适当交纳一点费用”。

原本的补贴对象还得交钱,你说这钱够不够花?

越是不够当然要省着花,所以各地的文件都强调公益性、非盈利性。但是,省着花也得把事给办了。县政府那点人马,再怎么膨胀,也不可能经营几十个上百个学校的食堂。那就得面向社会招投标。

这又成了一个悖论,赚不到钱的公益性项目,你能指望招到啥?159个县,县县都有“活雷锋”来投这个标吗?“公益性、非盈利性”的紧箍咒一戴,该给的钱不给,不该拿的钱就得拿。暗箱操作的利孔一开,哪有收得住的道理?

纸面上的理想主义,在现实之下投下了长长的阴影。

如果贵州“5+X”的“鸡蛋钱”也被花式操作从孩子牙缝里扣走了,补贴就成了敛财,“公益性”“非营利性”就成了一个笑话。

更有意思的是,为了保证补贴资金的使用效率,有严格的规定钱是不能直接发给学生家长、打给学校的。这看上去也很有道理,万一家长不负责任把钱给花了呢,万一学校老师是混蛋把钱黑了呢?只有最中立、最公益性、最严格规范的政府管这个钱,大家才放心。

纸面上就是这么完美设定的。然而,看到审计结果后,大失所望。的确有不负责任的家长,也有不爱护孩子的老师,但占比能有三分之一、四分之一吗?

当初设计这套制度时,给地方政府预设的角色是公正、慈爱、高效的“大家长”,但结果显然不是。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让政府承担大量的公共服务职能,一开始就搞错了人设。

长期以来,很多人对政府的角色定位都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政府能够比民间社会提供更优质、更高效的公共服务,所以赋予了政府大量的事责,匹配了大量的资源。

然而,事实证明,事责过重的不堪重负之下,一件小事都办不好。学生免费营养午餐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儿。很多国家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义务教育系统都办了很多年了,没有独一无二的五级行政单位,也没有堆积如山的文件,好像也没出啥幺蛾子。这事能有多大呢?

小事都办不好,不能一味指责地方政府无能,地方官员贪婪,这是政府功能设定的系统性问题。事要管得少,才能管得精,才有真正的“重中之重”和真正不可逾越的红线。样样都管,满地“唐僧”,只有系统成本过高的反噬——“唐僧肉”被饿疯了的“孙悟空”吃掉了。

因此,国家审计署给出了这份珍贵的报告,揭开了一个大盖子,这是体制的纠错机制发挥了作用。审计署的勇气、敬业,值得点赞,必须点赞。

点赞之余,更要深思,我们对政府的公共服务应该有怎样的合理期待?政府职能的边界,应该如何设定?发现社会问题,习惯性地请“政府管”“国家队出手”,是否合理?

面对从孩子们牙缝里扣钱的恶心行为,网友们的愤怒是正常的,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